当前位置:首页-->国资国企改革-->政策详情

市场化重组全面加速,国企能迎来哪些“质变”?

作者:聂光辉  时间:2017-07-17

20176月以来,从中央到地方,特别是涉及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领域,国有企业并购重组的步伐正在显著加快,围绕着国企改革的市场化重组正在全面加速。国企改革征程中,重组合并到底扮演了怎样的角色,理解其背后的逻辑关系是理解国企重组合并的关键所在。

重组合并是否能打破内耗性竞争?

  国企的诞生,具有强烈的国家建设意图,这也决定了它不同于一般的市场化企业。在国企的发展史上,强有力的政府支持带来了繁荣,同时国企也承担了原本由政府税收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

  在一定的历史时期,这种行政化的经营模式起到了正向作用。但随着国企体量的增大、管理模式的滞后及创新效率的下降,加之市场经济的成长,原本国企的正向作用开始减退,而它本身所具有的行政化色彩,对于市场经济的进一步成熟还有可能起到反作用。

  比这些更为严重的是,体量巨大的国企间也可能存在同质化竞争的问题。甚至,在一些地方,演变成区域、部门、行业间行政作用力的对抗。这种内耗造成的不仅是经济增量的减少,更严重的是区域、部门、行业间打响了利益争夺战。

  同质化竞争对于体量巨大的国企而言,不同的历史时期及发展阶段造成的影响也是不一样的。比如,由于过去交通不便或者运输成本高昂,大型电力建设需要的基础设备产品一般是由就近的区域生产商提供。因为无论在价格上还是售后服务上,它都具备明显的优势,因此同质化竞争的激烈程度不大。但在今天,这种情况有所改变,便捷及经营成本的下降可能导致同质化竞争加剧,这一方面促进了产品技术创新及成本下降,另一方面也造成了较为严重的资源浪费。

  至于重组合并是否能够打破内耗性竞争,要看本次国企重组合并的出发点和力度如何。着力于市场化规律,从企业经营的角度出发,以产业链的完整性、互补性、促进性的形成为目的,那么重组合并后的新国企就能提高自身的竞争力,尤其在技术创新、效率提高方面,会有一个不错的开端。

减少户数,国企能迎来哪些质变?

  政府一直强调国企重组不是为了减少数量,而是更加注重内涵和实效,不是停留在物理数量的变化上,而是追求重组合并后的化学反应。重组合并在管理上必然引起国企数量的减少,这是所谓的物理数量变化,那么所谓的化学反应主要来源是什么呢?

  第一个来源,重组合并前后产业链供应发生变化,企业的产品生产、销售及售后服务的上下游衔接发生了变化。重组合并方向有两个,一是拆分了再重组,再者就是直接合并,这里面的区别在于要不要一个企业占据产品全产业链的上下游。前者有利于保留优质资产,剥离劣质资产,企业的经营范围被再度规范,后者有可能在企业体量进一步加大的同时,内部的同质化竞争及利益划分出现分歧。

  第二个来源,重组合并后的人事变化及管理模式再造。从目前的国企重组合并的趋势看,单个国企的体量增加基本上是定局。这也意味着管理岗位将面临削减,职位调整及不同企业管理模式的碰撞也是不可避免的。原本安于现状、静如死水的国企在重组合并过程中及未来一段时间,调整、迷茫、动荡、稳定等将成为国企发展过程中不可逾越的关键词。不同的意见或声音打破原有的宁静,激发的是对旧管理模式的破除与革新。旧的国企一个很突出的问题就是求稳定,但却压制了员工的创新力。

  重组合并后的新国企能否迎来由量变到质变的焕然一新,还是要看内容是否大于形式,能不能真正追求质变。平静的湖面缺乏搅动是形不成涟漪的,追求质变就需要敢于打破原有的规则,敢于淘汰落后产能,敢于破产一部分经营不善连年亏损的企业,只有这样重组合并的新企业才能具备新的活力。

  有人质疑,这波重组合并是否会强化企业在市场中的垄断地位?我认为,垄断是否形成,不仅要看国内市场,还要看国际市场。对于原本相对封闭的国内市场而言,国有垄断对于一些民营企业的冲击是巨大的,但随着全球市场开放程度的不断加大,垄断一定程度上只是区域性的,而非全领域的,这也给一些民营企业带来了启示:过去靠政府释放经营红利的时代过去了,我们可能需要更加集中的力量参与全球化的市场竞争。

海外市场中,国企新方向究竟该如何定位?

  从目前的情况看,国企重组合并的目的无外乎几种:

  其一,在于减少重复投资,减少浪费,资源共享。比如三家通讯公司出资成立的铁塔公司也可以视为某种意义上的重组合并,未来这种模式有可能随着电力体制改革深化,而出现在电网企业中,从而形成输配电通道的相对独立。

  其二,在于优质资产联合、优势互补,增强国际竞争力。比如中国中车,在国内市场具有领先地位,而未来一段时期,企业发展最重要的出路就在于提高国际市场的占有率。

  其三,在于为相关资产管理部门、国有资本寻求实体依托。例如,招商局集团和中国外运长航集团的重组就颇有玩味,中国外运长航集团是在2009年重组合并的公司,体量已经很大了,把如此体量之大的企业并入招商局集团作为其子公司,可以理解为国有资本在寻求实体依托,为了便于经营,有平级变为上下级垂直管理的关系,以期减少中间的经营成本。

  重组合并的新国企如果还停留于国内市场,是难以长久维持企业运营的。相对于国内市场而言的具有优势的新国企,应当立足于国际市场,积极参与国际竞争,充当中国企业参与国际竞争的排头兵。

总之,关于国企重组合并,从企业的角度出发,还需要思考的问题及论证工作还有很多,也只有搞清楚重组合并的内在逻辑及定位、出路,才能避免重组合并后的组而不合大而不强等只有量变没有质变的情况出现。从政府的角度出发,在加快国企深度调整重组步伐的同时,思考如何通过重组红利的释放兼顾到所有的市场主体利益,也非常重要。对于国企重组合并而言,只能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应先搞清楚内在逻辑之后再行动,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作者:聂光辉,系能源互联研究者、科技财经专栏作家)

(来源:新华网思客)

今日推荐更多
相关政策更多
政策书籍更多<
视频推荐

右下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