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印度如何破解创新困境


印度外包研发产业正向高增值服务部门转型,其溢出效应十分明显,在提升本国民众生活水平的同时也带来了高速经济增长。印度创新未来虽前景广阔,但仍面临诸多挑战。与通常所说的基础设施、环境卫生、健康状况、贫困程度这些显而易见的“硬件”相比,教育体制的欠佳、人才培养机制的缺陷、知识产权制度的不完善、风险资本市场活力不足等重要的体制机制——“软件”问题则更为突出。面对创新的各类深层次困境,印度政府、企业、高校各自在破解之路上不断寻求出路。
    积极重构高等教育体制
  宏观教育体制的创新终究是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2009年末,印度中央政府尝试授予科学与工业研究理事会的科技高等学院前所未有的自治权,使其能根据市场要求自行设置课程,配备的师资团队中有一半是印度顶尖的科技教授,从而培养真正符合现实世界市场需求的毕业生。同时政府也开始调整法律制度,允许国外大学在印度设置分校。为解决空间科研机构人才不足的窘境,ISRO计划在印度南部喀拉拉邦创建印度第一所“太空大学”——印度空间科学技术研究所(IIST),开设有关推进装置、空气动力学、航空学、航空电子工程学以及控制系统等课程,旨在为发展印度卫星和火箭事业培养和输送合格的高端人才。
改进完善人才培养机制
  印度企业正努力寻求破解高端人才不足这一难题的新路,如印孚瑟斯(Infosys)、塔塔(Tata)、威普罗(Wipro)等信息产业引领者们纷纷与高等院校合作,建立世界一流的校园,每年招收上万名学员;选派企业中的科学家作为访问学者,开设与企业业务相关的硕士学位项目和课程训练;针对前沿科技问题,定期组织研讨班、讨论会、座谈会、讲习班等多种形式的互动教学,从而为教学创新和技术创新提供支持。因特尔(In⁃tel)公司也正有计划、有步骤地扩张其技术人才供给:首先确认其在商业技术和管理技术方面缺乏的技术人才;随后与高校紧密合作,作为智库与印度理工学院(IIT)坎普尔校区结成联盟,针对本科生开发多核处理器等类似前沿课程;最后,运用逐级培育的串联模式,形成与全印度200多所高校合作的人才培育规模,并最终引进这些高校的毕业人才。另外,很多企业都开始接手国有职业培训学院,并将其打造为与现代产业相关的前沿培训机构。
  除了教育培训,很多企业开始从海外搜罗可能归国的印度人才。约翰·E·韦尔奇技术中心主任吉尔勒莫威尔指出,几乎每所世界大型科技大学都有300到400位印度专家,而GE公司正从这些大学中搜罗人才,说服那些最优秀的印度科学家回国发展。印度高校也开始积极寻求雇佣非本国教授(也包括在印度出生的外籍教授)来印度教学。近年来的数据显示,印度人才流失的问题已有所改善。几十年前,印度理工学院中超过75%的毕业生都选择移民到美国,而现如今这一比重已降到接近10%。人才回流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印度各类经济机遇的增多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
    设立内部知识产权制度
  针对印度知识产权制度不完善的问题,很多企业不断进行尝试性探索。与外部知识产权立法相对应的,很多企业通过设立内部知识产权制度、制定一系列政策、采取一系列实践措施,从而防止企业知识产权泄露。这种内部知识产权制度包括很多要素。
  很多跨国公司将其创新活动分割化。印度实验室研发的药物只着重于治疗发展中国家的疾病,而不扩展为全世界轰动的药品。这些药物的经济回报潜力是极其有限的,如结核病在发达国家不常见,但世界上最穷困地区的人民却无力支付其治疗费用,因此药品研发需大量费用却很难收回投资,但同时其知识产权泄露的潜在风险也比发达国家重点药物低得多。
  很多企业在员工入职第一天起就强调职业安全意识培训。如因特尔公司开设数据安全管理课程,反复向员工灌输个人和团队维护专利权的使命感;同时组织知识产权比赛,并由团队就申请专利展开竞争。
  企业基于机密程度对文件分类,进而管理知识产权。如因特尔的特定文件和数据只对一小部分人员开放,即使在网络上也只许打印而不许拷贝。
  另外,一些企业如因特尔每年进行风险分析评估,每个工程团队都需回顾潜在的知识产权曝光风险。考虑到由研发与相关产业高增长带来的高营业额,核心员工很可能被其他企业高薪聘用,因此他们离职前须参加一个必要的离职面试,签署一份协议以确保服从一系列的特定法律条款限制。
    充分激发风险资本活力
  部分风险投资基金明确以技术创新为目标,全力支持科技型创新企业。印度创新基金(The India Innovation Fund)已多年跟踪初创企业,正寻求投资致力于印度市场的创新驱动型初创企业,而这一领域内资金极度匮乏。近年来,印度初创企业交易流程的数量和质量都有了相当大的增长,不仅因为海外印度人才的大量回流寻求发展机遇,同时国内接受高质量教育的年轻人也将企业家视为未来的职业追求,有经验的企业高管也纷纷辞职重新创办企业,更重要的是快速增长和相对公平的国内大市场、更多高素质管理人才的出现。因而,印度目前的经济社会环境为创新驱动型初创企业提供了良好的土壤。天使基金也更加活跃,很多享誉硅谷的天使投资者都为印度从农业到旅游业在内多个领域的初创企业提供资金支持,弥补了市场上不到300万美元的基金缺口。印度天使网络(Angel Network)基金通常向一个公司投资100万美元,而后各留出3到5年时间,给企业运作初始公共供给、并购、战略销售等多个流程;如超过100万美元,则需通过企业联合组织(辛迪加)完成。
  另外一部分风险投资基金如红杉(Se⁃quoia)则明确遵循资本增长模型,构建企业家精神集群。Helion公司顶住风险,将软件企业传统优势资本化,并将其服务供应转变为基于因特网的产品供应;这种属性确保了产品能在相对低风险的前提下快速抵达市场,并有能力克服市场准入问题。很多依靠风险资本起家的企业也都在开发各类软件产品,用以提升办公室生产率、支持移动网络广告、实现人口数据可视化等

(来源:学习时报

责任编辑:贾莹莹

+1
0

附件下载

共有 条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