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美国政府购买居家养老服务的经验


美国关于公共产品和服务采购的历史比较悠久,虽然美国的居家养老服务起步较晚,但是发展十分迅速。1965年,美国颁布了《老年人法案》,当时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约占全国总人口的9%,而今,美国65岁及以上老年人约占全国总人口数12.5%左右,到2020年,年龄在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将占全国人口比例的六分之一,甚至于2050年将达到20.7%。1981年美国政府开始推行社区服务计划,通过医疗服务的手段为符合条件的老年人提供家庭护理服务。在美国,居家养老服务供应方行政隶属于州高龄化政策室和社区高龄化事务所,从而形成了自下而上发展的社区自治模式。1997年美国颁布《平衡预算法案》,通过PACE计划,为弱势的老人提供长期的服务与照顾。

  以私补公

  上世纪80年代,美国为减轻政府的财政压力,推出了名为“以私补公”的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利用法律保护社会组织进入到公共服务领域,实行优胜劣汰的竞争机制。美国的居家养老服务设施和项目充分考虑了老年人的个性化需求,为各类老人提供全方位服务。美国的退休社区包括“退休新镇”、“退休营地”、“集合式公寓”和“继续照顾退休社区”等形式,目前,全美共有1900处CCRC社区(持续护理退休社区),其中82%为由非盈利性组织设立,相当一部分是在原有养老机构的基础上建立的。

  预算管理

  美国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有关预算管理的程序包含了:制定统一的单据格式、确定合格的供应商名单、进行采购审计和管理审计等程序。简要的预算编制结束后,OMB需要参照GSA制定的配置标准核定预算,开始编制联邦政府预算草案,预算执行需要在国会通过后,通常情况下,如果政府采购部门没有向全社会公开预算安排,则不能够执行采购工作,更不允许超出预算安排进行采购,预算金的使用有明确的方向,除非万不得已严禁挪用。

  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养老服务中,联邦政府预算拨款范围包括:老年人的营养服务、社区护理、交通服务和疾病防治四个方面,具体包括老年人的三餐服务(占预算资金范畴的45%);基本养老服务占预算资金范畴的18%);日常交通服务(占预算资金范畴的16%);疾病防控支出(占预算资金范畴的14%);老年人权益保护服务支出(占预算资金范畴的7%)。并且,美国还将一定比例的老龄事业专项资金列入财政预算,着重用于居家养老服务的构建和人才培养。

  标准化

  发达国家服务标准化工作多为民间行为,美国政府通过社区委员会组织与社会组织达成了契约合作,采用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来发展居家养老服务,在服务供给方面,这些公益性非营利组织、中介组织和私营机构按照老年人的具体需求建立从日常的衣食住行到老年医疗和教育的全方位、多层次的养老服务体系。

  美国政府采购实行统一的配置标准。政府部门所有货物、服务和工程的采购都需要通过GSA,哪怕是部门自行采购也需要GSA的授权。因此,美国制定了统一的采购标准,实现了采购的规模效益和有序管理,节约了财政资金,还起到了支持国货、扶持中小企业的政策目标。

  美国在对养老服务内容方面的标准化实践经验丰富。有一项技术标准是《考虑老年人生活的灯光及视觉环境要求》,编号ANSI/IES-RP-28-07。而早在1997年,美国政府就制定了相应的组织评定标准,开始对服务机构实行准入及标准化约束制度。经过长期的经验积累,美国各养老机构都出台了各自的服务标准,以适应政府购买的要求,规范标准便于审查工作的进行。今后随着居家养老服务事业的推进,美国将会不断颁布新的国家标准,同时,完备的老年人权益保护立法将会为养老服务业标准化建设提供法律依据和行动指引。

(来源:中国财经报网)

责任编辑:韩旭

+1
0

附件下载

共有 条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