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今日焦点-->政策详情

在供给侧改革中释放需求潜力

作者:迟福林  时间:2017-04-21

我国是一个转型中的大国,内需潜力巨大。这是一个符合国情的大判断,也是符合发展趋势的大判断。未来几年,我国经济转型的时代性趋势明显、阶段性特点突出,无论是产业结构、消费结构、城乡结构以及外贸结构都将发生历史性变化。抓住这些趋势性变化释放内需潜力和经济增长潜力,是我国经济增长的突出优势。

其一,在产业结构方面,服务业占比有可能由2016年的51.6%提高到2020年的58%至60%,基本形成以服务业为主导的产业结构,由此将催生巨大的服务型消费需求。

其二,在城镇化结构方面,2016年,我国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为41.2%,与我国进入中高收入阶段的发展要求不相适应。加快推进人口城镇化进程,常住人口城镇化率有可能由2016年的57.35%提高到2020年的60%以上,同期户籍人口城镇化率有望由41.2%提高到50%左右,基本形成人口城镇化的新格局,由此将释放城镇化所蕴含的巨大内需潜力。

其三,在消费结构方面,我国正处在消费结构升级的重要拐点,农村居民服务型消费占消费总量的25%左右,城镇居民的服务型消费占消费总量的比重约40%。到2020年,我国农村居民服务型消费占比将提高到35%左右,城镇居民将提高到50%左右,消费对增长的贡献率基本稳定在65%左右,初步形成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新格局。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任务之一是释放巨大的内需增长潜力。正如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我国内需潜力巨大,扩内需既有必要也有可能,关键是找准发力点。我认为,这个发力点就在于要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释放内需潜力。有以下几点需要引起注意。

减税降费要取得实质性进展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一系列减税降费措施,明确全年再减少企业税负3500亿元左右、涉企收费约2000亿元。这一举措很有意义。目前,我国现行的税收结构同实体经济发展尤其是经济转型不相适应的矛盾日益突出。虽然我国总体税负在全球并不算很高,但是税收结构不合理是一个值得引起高度重视的问题。当前,减税降费的空间仍然很大,尤其是制度性交易成本还有很大的缩减空间。未来,减税降费要取得实质性进展,要切实降低实体企业税费成本,从而实实在在地增强实体经济发展的内生增长动力。

推进服务业市场开放

当前,我国居民的消费结构正在发生重要变化,消费需求与消费供给不相适应的矛盾较为突出。客观讲,这与服务业市场开放滞后相关联。当前,开展新一轮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支持社会力量提供教育、养老、医疗等服务,推进服务业市场开放,乃大势所趋。

现在,全球自由贸易的焦点在服务贸易,如果服务业市场开放滞后就会制约服务贸易发展,这也是我国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不强的主要原因。在经济全球化新的大背景下,我国开放转型到了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新阶段。即从过去以货物贸易、投资出口拉动为主的开放转到现在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尽管2016年我国服务贸易占比已达到18%,但与全球平均水平尤其是与发达国家相比,差距仍很大。服务业市场开放是服务贸易发展的重要条件和基础。目前,我国服务业市场的开放程度仅为50%左右。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要加快服务业开放步伐,建议要尽快形成服务业市场开放的行动计划,以适应全球经济竞争的需要,并适应全社会消费结构变化的需求。

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

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是释放内需大市场的重点所在,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任务。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稳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从实际情况看,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主要涉及两大问题:一是农民土地承包权。《关于完善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办法的意见》中明确提出,不论经营权如何流转,集体土地承包权都属于农民家庭”“土地承包权人对承包土地依法享有占有、使用和收益的权利。二是农民宅基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保障农户宅基地用益物权,改革完善农村宅基地制度。按照这一要求,需要进一步完善农民宅基地的统计和登记工作,赋予其占有、使用、收益、转让、抵押、继承等在内的完整权利,探索农民增加财产性收入渠道。

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改革

国有企业改革的根本目的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更好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大局。当前,国企改革已经进入全面攻坚阶段,必须坚持问题导向,围绕服务大局,尽快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新突破。要以提高核心竞争力和资源配置效率为目标,形成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在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领域迈出实质性步伐”“推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革试点”……都是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改革需要重视的几个问题。今年,在一些重要的国有垄断行业将推出一批重要项目,实现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实质性突破。建议出台国有资本的所有权、投资权、运营权开放的具体方案,为企业层面实行公司治理结构提供重要条件,提高国有资本质量效率,深入推进国企国资改革。

如果2017年能在以上四个方面的改革中有重要突破,扩大内需就大有希望。在我看来,扩大内需是我国保持未来中长期发展最突出的优势,不仅是必要可能的问题,而且是需要下大功夫来解决的重大问题,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任务。未来,要在扩大内需上采取一些更重要的举措,从而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真正释放需求潜力。

(作者:迟福林,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来源:《经济日报》2017421日第14版)

今日推荐更多
广告
相关政策更多
广告
政策书籍更多<
无缝交接
¥42.00
2016民生散文选
¥52.00
雪又白
¥38.80
北漂诗篇
¥68.00
视频推荐

右下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