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国际经验借鉴-->政策详情

北欧如何应对老龄化社会的挑战

作者:  时间:2016-07-07

《学习时报》编者按: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二次集体学习时强调,人口老龄化是世界性问题,对人类社会产生的影响是深刻持久的。我国是世界上人口老龄化程度比较高的国家之一,应对人口老龄化任务最重。满足数量庞大的老年群众多方面需求、妥善解决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社会问题,事关国家发展全局,事关百姓福祉,需要下大气力来应对。

北欧、韩国的相关做法和经验能够为我们提供启示和借鉴。

北欧国家人口老龄化形势较为严峻,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所占比重持续上升。根据最新统计数据,北欧五国目前总人口为2660万,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为502万,所占比重约为18.9%。根据联合国有关指标,一个国家65岁以上人口达到总人口7%即进入“老龄化社会”,超过14%是“老龄社会”,超过20%则是“超老龄社会”,北欧各国已处于“老龄社会”晚期。

北欧国家老龄化主要原因是人口生育率下降和预期寿命延长。与大多数其他欧洲国家相比,北欧国家人口生育率的下降趋势出现得比较早,在19801985年间,多数北欧国家平均每个妇女只生1.7个孩子,丹麦的这一数值甚至只有1.4。近年来,由于北欧各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鼓励生育的政策,民众生育意愿有所回升,但仍低于2.1这一人口自然替代门槛线。与此同时,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提高,北欧人口预期寿命不断延长,到2040年,80岁以上老年人在北欧人口中的占比将达到8.6%

人口老龄化对北欧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造成严重影响。各国劳动年龄人口比例则呈逐年下降趋势,以芬兰为例,1990年劳动年龄人口比例为63.6%2000年降至63%2015年已降至60%。劳动力供给的相对减少导致用工成本不断攀升,增加了企业国际竞争压力,跨国企业纷纷将产能转移至海外劳动力价格较低的地区,制造业产业空心化现象较为严重,经济发展受到一定制约。与此同时,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例上升引起老年人口抚养比上升。根据世界银行统计,自2010年以来,瑞典、芬兰、丹麦的抚养比以每年1%的速度上升,目前已达到30%左右,即平均约三个劳动年龄人口负担一个退休人口的支出。由于预期寿命增加,退休人员领取养老金、接受医疗保健以及其他服务的时间显著增加。研究表明,芬兰的人均退休生活时间20世纪80年代为9年,2009年已经增加到20年以上,北欧模式又以“从摇篮到坟墓”的高福利社会保障著称,人口老龄化使北欧国家现行社会保障制度受到极大冲击,国家财政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芬兰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在2015年达到63.1%,超过了欧盟规定的60%的警戒线。

  为了有效应对老龄化冲击,北欧国家近年来采取了一系列举措。

  改革养老保险体系。为缓解政府主导的社会保障体系的压力,北欧国家积极鼓励和促进个人承担更多的养老责任,在确保国家养老金基础保障功能的同时,大力推动职业养老金发挥主导作用,鼓励个人自愿积累的养老金发挥补充作用,并更多地将养老金与个人一生中的总收入挂钩。

  提供多样化养老服务。除了传统的居家养老、日间照料、24小时看护等养老服务外,北欧国家近年来探索了一些创新养老服务。首先是预防性养老服务。除传统医疗保健外,要求医生为老年就诊者设计有针对性的体育锻炼方案并跟踪评估实施效果;广泛推行老年人防摔倒宣传活动,并将上门挂窗帘、换灯泡等纳入市政服务体系,尽量降低老年人意外受伤几率。其次是监护居住服务。规划并建设一批以行动便利、安全易用为首要目的的老年住宅提供给老年人租住,配备无障碍设施和医疗监控、电子呼叫等设备,租户可随时请求上门护理服务。再次是互助养老服务。在社区建立互助养老中心,并提供一定资金帮助生活尚能自理的老人共同生活,相互照料。

  改革养老护理照料体系。人口老龄化最突出的问题之一是老年人的护理和照料问题。在北欧的福利制度体系下,绝大部分所需资金来自中央拨款和地方政府税收,只有极少部分来自老年人的个人缴费。以瑞典为例,2014年养老护理照料支出总额约为127亿美元,其中仅4%来自个人缴费,与此相对应,传统上的北欧养老护理照料机构普遍为公立机构。为了提高资金使用效率,促使公立机构改进服务,北欧国家近年来纷纷实行“养老券”制度,老年人持政府发放的服务代金券购买养老机构的服务,养老机构再凭代金券向政府领取资金。此举改变了政府预先向公立机构直接拨款导致其干好干坏一个样、没有竞争压力的局面,也为在相关行业中引入私营机构参与竞争创造了条件,目前瑞典私营机构所提供的居家养老服务已经占总额的四分之一左右。

  积极鼓励民众推迟退休。北欧各国将延迟退休视为应对老龄化挑战的重要手段。与此同时,为进一步保持社保缴费规模、降低支付压力,北欧各国近年来严格控制职工提前退休,取消了一系列原有的提前退休规定,并努力提高临近退休年龄职工的工作积极性。如挪威已明确禁止仅领取国家养老金者提前退休。芬兰则优化养老金计算规则,将6367岁职工每年的养老金给付增长率调高到4.5%
  鼓励生育和吸收移民。北欧国家一直将提高生育率作为一项重要国策,其生育福利在全球居于前列。如瑞典规定新生儿父母共可享有16个月的带薪产假(双胞胎为22个月),休假时间分配由新生儿父母自行决定,政府每月为每个儿童发放1050瑞典克朗约合130美元的津贴,直至其年满16周岁为止。如家庭有多个子女,则还可额外获得多子女补贴,金额从每月1500瑞典克朗津贴至每月4144瑞典克朗不等。在丰厚的生育福利政策的刺激下,目前北欧国家平均每个妇女生育子女数在1.651.85之间,虽均高于欧盟1.58的平均水平,但与2.1的人口自然替代率仍有差距。为此,北欧积极吸收移民。目前,瑞典987万人口中有167万是移民,丹麦和挪威人口中移民的占比也均在10%左右。

  总体看,北欧各国应对老龄化冲击的各项措施取得了一定成效,但鉴于其5564岁年龄段人口比例较高,超过欧洲平均水平,未来北欧老龄化进程仍将维持较高速度,将很快进入“超老龄社会”。各国所面临的压力将有增无减,仍需不断改革创新方能妥善应对。

(来源:《学习时报》201677日第2版)


今日推荐更多
广告
相关政策更多
广告
政策书籍更多<
无缝交接
¥42.00
2016民生散文选
¥52.00
雪又白
¥38.80
北漂诗篇
¥68.00
视频推荐

右下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