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经济新动能-->政策详情

提高人力资本质量,让中国制造业焕发生机

作者:任琳贤  时间:2017-08-16

811日,国务院参事、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做客“参事讲堂”,并与国务院参事陈全生、汤敏等进行深度对话。本期参事讲堂由国务院参事室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与新华网思客共同主办,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协办。

对话中,林毅夫、陈全生、汤敏三位参事就人力资本如何转换为经济新动能的相关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林毅夫认为,人力资本的助力使得新业态不断成长,这些新业态的成长和发展就是中国经济的新动能。陈全生则提出人力资本的潜力发挥还需要治理资本的投入,我国的制造业大军迫切需要职业技术教育的跟进。汤敏强调,目前的职业技术培训需要创新模式,而不是一味地要求工人返校学习,更应该在激励机制、终身教育体系等方面下功夫。

  以下为发言实录(有删减):

林毅夫:人力资本助力新动能成长

弯道超车型产业,即中国与发达国家在一个起点上,可以直接竞争的产业。从80年代以后,由于移动通讯、互联网等新技术出现,涌现了一些产品跟技术研发周期短、以人力资本投入为主、物质资本和金融资本需要相对少的产业。这种产业特别适合我们现在强调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第一,中国人多,所以天才多。在技术发展上只要有一个突破,全社会就都突破了。第二,中国国内市场大。新产品、新业态,只要研发出来,很快可以在国内形成规模经济。第三,中国的产业在世界上部类最齐全、配套能力最强。所以只要有个想法,在国内马上可以形成产品,例如,共享单车,但这在国外是不太可能的。

新业态为经济发展带来了活力,但国家治理还略显落后。从新旧动能转换来看,先让新经济、新动能发展起来非常重要,在发展中发现问题、预估问题并采取相当的治理办法,二者需要一个很好的平衡。

陈全生:加强职业培训是挖掘人力资本的迫切需求

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带来的问题是,国内剩下的工人怎么办?中国的制造业要想变成智造业,靠现在的工人行不行?旧动能怎么转换成新动能?

  我们现在一亿多的制造业从业人员,初中及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人员近六千万,靠一个以初中文化程度为主的制造业产业大军来实现中国制造业强国,是很艰难的。所以,职业技术教育要提到日程上来。设备可以买,技术可以引进,市场也有,各种管理理论也可以借鉴,唯独一条,工人的培训得自己搞。把工人的专业素质提高了,才有新的动能,使得传统产业焕发出新的生机。

  但是我们现在技术培训的开展还有两个问题存在:第一,我们对技能培训还有认识不够的地方。例如,很多日本的年轻男女追星追的是技术明星、技术冠军,崇尚他们的知识和技术都在脑子里,同时还细心、耐心才练得好技能,技能是一种有温度的技术。第二,我们没有足够的培训师资。职业技术学校的老师要求高,要理论上得说得透;手艺好;得把技艺教给学生,这就很难有全都合格的人才。还有教具、教材就更费钱了。比如修汽车,得拆好几台车,得把车开膛才能知道结构是什么,这些都是需要钱的。

所以,要把以六千万初中文化程度人员为主的产业大军队伍,提高技术素质,变成技能型人才,真的要花很大力气才行。现在制造业产业大军的主力军是农民工,将来的后备军依然还是农民工。

汤敏:职业培训模式亟待创新

现在科技发展这么快,我们需要一种全新的培训模式。职业培训不能只想着把农民工送回职业培训学校,而是要从没什么基础的初中毕业生开始培训。农民工返回学校有两大困难:第一,回不起,他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回学校学习。第二,教不起,学校的老师不一定能教他们,因为他们已经工作几年了,学校老师不一定有他们的本事。

  像深圳就正在实验——用师傅带徒弟的方式,专业的老师通过互联网,甚至可以是手机,每天教他们,哪怕通过微信、微博一点一点教。比如,他们在自己的岗位上已经是电焊工了,让高手与他们心有灵犀一点通,连续几年一点点教授。还要不断评级,评上以后升工资,这样有激励机制才行。

  现在我们要重新设计一个终身教育的培训体系,其实,不单农民工需要培训,白领也需要培训,包括各种各样的创新人才也需要不断培训。现在需要全新的终身教育体系,而这套体系并不是目前学校教育能提供的体系,需要大胆创新。

《参事讲堂》是国务院参事室公共政策研究中心联合新华网思客共同打造的演讲与对话栏目,以参天下之大事,讲民生之文章为主旨,将邀请国务院参事、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地方政府参事、文史研究馆馆员担任主讲嘉宾,紧紧围绕党和国家重大立法、重大政策、重大事件、重大工作部署、重大舆情、重大民生关切,为公众提供权威分析和解读。

(编辑:任琳贤)

(来源:新华网思客)

今日推荐更多
相关政策更多
政策书籍更多<
视频推荐

右下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