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策驱动-->政策详情

当前农村基层干部的苦恼

——河南省中牟县农村调查 作者:农村司调研组  时间:2015-12-30

中牟县隶属河南省郑州市,是一个有着19个乡镇、68万人口(其中农业人口约59)93万亩耕地的农业大县,也是近年来河南省县域经济发展较快的10个县市之一。最近我们去该县调研时,农村基层干部和农民群众反映有“两个没想到”,一是没想到近几年中央的“三农”政策力度这么大、效果这么好。大家对近年来中央下决心减轻农民负担、增加农民收入的各项政策措施表示由衷的高兴和拥护。二是没想到近几年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这么快。2004年该县第一产业增加值近18亿元,占郑州市全部第一产业增加值的13;农民人均纯收入3499元,超过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560多元。同时,乡村干部比较多地反映了他们在农村基层工作中的苦衷和烦恼。归结起来,主要有以下方面:

一、公益事业应该干,组织起来实在难

在调研途中县里同志介绍,这些年乡村道路建设步伐加快,全县各乡镇和行政村大都通了柏油路或水泥路,但绝大部分自然村之间的路面还没有硬化,村内的道路状况非常差。在杏街村我们看到,因几天前下雨的道路泥泞不堪,车辆进不去,人员难出行。村支书说,老百姓都盼着早日把村子里的道路修好,但实在没法组织起来。“一事一议”时总是有个别人不愿出工出钱,“少数人不参加,干部拿他们没办法”。再就是近几年青壮年劳动力大都外出打工了,留在村里的大多是“老弱病残”,即使组织起来,也“实在是干不动”。我们在村里走了一圈,见到的大都是老人、妇女和儿童。韩寨村村主任告诉我们,前年县里搞雁鸣湖开发征了村里的地,村委会打算把200万元征地款给农民分一些,余下的把村里的路修一修,可群众死活不同意,只好把钱都分光了。韩寺镇一位党委副书记告诉我们,瓦惠国村农民人均年收入近6000元,村子要修水渠和道路,个别农民既不愿出工也不愿出钱,影响了其他村民的积极性,结果也没搞成。不少干部反映,目前组织村民开展农村集体公益事业建设已成为农村工作的一大难题,“没钱干不成,有钱也不愿干”,令他们十分头痛。

乡村干部普遍认为,现在农村集体公益事业难以组织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一些农民的集体观念非常淡漠,只讲权利,不尽义务。对此,他们提出三条建议,一是国家应进一步加大对农村集体公益事业建设的投入力度;二是尽快规范和完善目前的“一事一议”办法,积极引导和鼓励农民参与农村集体公益事业建设;三是在农村加强对公民应尽义务的宣传和教育,弘扬正气,提高农民的综合素质,下决心扭转“生活条件变好,社会风气变差”的不良局面。

二、计划生育有“盲区”,少数农民超生没法管

不少干部反映,现在计划生育工作出现“两大盲区”,一是对“越穷越生、越生越穷”的“钉子户”没办法。杏街村一位40出头的农民生了4个孩子,其中22女,计划生育干部找他谈话时,他坚称自己只有2个孩子,原因是女孩子不能算数,如果罚款,“要钱没有,要命有7(包括孩子们的奶奶)。”二是对外出打工人员难管理。近年来举家外出务工的青年农民越来越多,计划生育管理困难。目前农村大部分年轻人都是2胎,2胎以上孩子的家庭也为数不少。一些外出务工农民边罚边生,边跑边生,很难管住。另外,目前乡镇计划生育管理中“放水养鱼”的现象有一定的普遍性。因为政策外2胎的罚款标准普遍在1万元左右,一个中等乡镇一年的计划生育罚款收入(包括不参加单月检查的漏诊费、政策外出生罚款等)可达几十万,有的成了乡镇收入的主要来源。按规定,乡镇不具有罚款权,而是受县级计划生育行政部门委托,因此罚款应全部上缴国库。但由于计划生育工作年终考核实行“一票否决”,只要被上级发现1例政策外出生,乡镇领导“既要丢乌纱帽,又要丢罚款”。因此,即使客观上超生了,由于怕“一票否决”,谁也不会主动上报政策外出生情况,出现瞒报、漏报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情况也就不足为奇了。大家认为,这是农村计划生育工作形势严峻,出生人口性别比和政策外出生人口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

不少同志建议,要让计划生育政策真正落到实处,一是国家要通过立法明确对政策外生育的处罚权限和处罚手段,不能仅靠简单的“以罚代法”;二是加大对农村流动人口计划生育的跟踪管理;三是加紧研究通过调整现行计划生育政策、加强农村社会保障和养老保障等措施切实解决农民的后顾之忧,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三、富村干部争着当,穷村干部没人干

调研中一些县、乡镇领导反映,目前的村委会换届选举存在“两头作难”的问题。经济条件差的村谁也不愿干,一些农民认为当干部既误工费时、又劳心费力,即使当上了,也经常“撂挑子”,县、乡镇领导只能靠私人感情做动员。城近郊区经济条件好、收入多的村在换届选举时,一些人用尽招数争着当干部:有的村由于家族势力大,存在一定的宗族派性,有的采取贿选方式。有的村选出的候选人有“前科”,有的为了排挤他人不择手段,个别村在换届选举时甚至有类似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或个人干预。一位于部说,某村村办集体企业多,村民普遍比较富裕,该村离县城和郑州很近,换届选举那天,村子周围停着清一色的小汽车,每辆车旁都站着四五个村民不认识的人,大家一看这阵势,应当选谁也就不言自明了。一些干部和群众说,“这样上来的村干部不想法捞钱、坑农害农才怪哩!”但奇怪的是,这种情况一些群众既不反映也不过问,一则怕打击报复,二则怕“说了也白说,告了也白告,到时候自己还要受牵连”,对上级组织不信任。有的虽然想管,但觉得那些人根子深、后台硬,后面还有黑势力,想管不敢管。

基层同志认为,每次换届选举,县、乡镇领导都下了很大功夫,花了很多精力,但现在是越来越难组织了。他们建议:一是国家有关部门应尽快研究和修改村民委员会组织法,通过设置必要条件、提名候选等措施进一步完善选举办法,改变“海选”方式,既保证选举程序的民主公开,也有利农村社会秩序的稳定。二是适当延长干部任职年限,可由现在的3年延长至5年。因为3年一次选举,“头一年熟悉情况,第二年琢磨干事,第三年就得滚蛋,这还算是好干部”。大家认为时间太短,“有时间换届,没时间干事”。三是研究防范选举人为操纵的制度和追究办法,真正把那些公道正派、能带领群众致富的能人选上。四是对经济条件差的村要给予一定的运转经费。

四、保持稳定压力大,化解上访缺手段

据了解,中牟县这几年群众越级上访的不算多,总体保持了较好的稳定局面,但实际上基层领导和干部为保稳定费了很大心血。不少同志反映,妥善解决群众上访问题成了目前牵扯县、乡镇基层干部精力最多的工作之一。一是因为最近几年经济发展快,原有矛盾没有化解,又出现了不少新的矛盾。如军转干部安置和国家21基地职工转业安置等历史遗留问题造成不断有人上访,城郊土地征用纠纷、乡村债务问题等也成为群众动不动上访的主要原因。二是一些基层干部处理上访方法不当、方式简单粗暴,上访群众干脆对基层干部不信任。三是一些上访户越级上访后,地方才重视起来,他们感到“不上访解决不了问题”。如一部分军转干部因工作安置和待遇问题越级上访,上级根据情况解决了60名同志的问题,由此引发了自卫反击战和21基地人员安置的矛盾。目前参加自卫反击战的退伍军人有439名、21基地有177人都不断提出上访,现已成为县、乡镇政府较为头疼的事情之一。不少干部不得不搭上时间、精力甚至个人工资和个人感情,苦口婆心化解上访矛盾,但往往感到力不从心,收效甚微,压力很大。一位村支部书记说,他们村有1个上访户,为了防止上访,他逢年过节都要拎上礼物拜访,上访户终于感动了,说只要你当干部,我就不上访。谁想到,今年国庆节前夕,上级要求对上访户“两人盯一人”,这位上访户气愤地说:“你别怪俺没良心,老子这回偏要去上访。”村支部书记说:“人家要上访,是因为你不把他当人看,我已费尽千辛万苦,说了千言万语,这种光堵不疏的办法只能逼得他继续上访。”

许多同志说,造成上访的因素很多,有些是政策方面的原因,基层干部没有太多的解决办法和手段。群众上访,干部要管,但控制上访的难度越来越大,单靠个人感情和私人交情化解上访只能是权宜之计。他们建议,一是对群众上访提出的问题要认真梳理,符合政策的应尽快办理;二是要“政策攻心”、“关怀待人”,许多上访户其实问题并不难化解,主要是心里憋着一口气;三是出台有关措施和办法,对无理取闹、恶意上访的,坚决打击。

五、工资低待遇差,任务重责任大

一些干部特别是乡镇、村干部反映,在基层工作待遇低、压力大、责任大,工作积极性很难调动起来。一是工资待遇低。全县村干部平均工资每月只有180元,经济条件好的城关镇村干部月均工资480元,加上补助每月不过500多元,“不如在家安心务农或外出打工”。二是政治待遇低。基层干部工作非常辛苦,现在县、乡镇副科级以上干部文化程度普遍不差,一干十几年二十几年,进步机会很少,留不住人。三是干部任用体制存在问题。现在普遍实行“考试选干”,在农村工作千头万绪、干部疲于应付的情况下,基层干部很难抽出时间系统学习,“考不上既丢人现眼又伤自尊心”。四是“一票否决制”压力太大。计划生育、群众上访以及“菜篮子”、“米袋子”等动不动实行“一票否决”,县、乡镇领导无所适从,有时“只能欺上瞒下、蒙混过关”。五是县、乡镇机构改革冲击大。压缩编制和裁减人员较多,干部分流后缺乏有效安置渠道,一些乡镇干部人心惶惶,无心干事。六是新闻媒体特别是一些小报小刊,动不动拿乡村基层干部说事,有的纠缠不休,有的添盐加醋,有的甚至威胁勒索,干部敢怒不敢言,只能花钱买平安。

基层同志说,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基层干部处在农业和农村工作第一线,常年累月工作,岗位艰苦、工作辛苦、生活清苦,有许多委屈、苦恼、困难甚至麻烦。不少同志建议,上级领导要多关心和体谅基层干部的难处,尽量稳定基层干部队伍,调动他们的工作积极性;在本轮乡镇机构改革中,要多方面创造机会,克服单纯减人、减事的改革倾向和干部留用中的不正之风。同时,管住管好新闻单位,多做一些积极的正面报道,不要“有了污水就往他们头上泼”。

20051123

(执笔人:翟俊武)

(摘自《政策研究与决策咨2006》,中国言出版社20068月版)

今日推荐更多
广告
相关政策更多
广告
政策书籍更多<
无缝交接
¥42.00
2016民生散文选
¥52.00
雪又白
¥38.80
北漂诗篇
¥68.00
视频推荐

右下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