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咨政建言-->政策详情

加强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构建的几点建议

作者:李昂  时间:2016-05-27

网格化服务管理是指依托现代信息网格技术对管辖地域所实施的一种数字化服务管理模式,其充分运用电子地图等现代数字信息手段,将一定区域内的人、地、事、物、组织等要素统一纳入网格单元进行系统化、精细化管理,以此推动行政管理职能下沉,提高社会矛盾与社会问题的监管、排查与处置效率。

一、我国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建设取得的主要成效

1.基层管理精细化程度显著提升,社会稳定与社会安全得到进一步强化。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的搭建使得基层社会的人口、治安、就业、环境等数据库体系以及电子地图等信息化管控手段得到很大拓展扩充与完善,实现了定位与定人的有机结合,在显著提升基层管理精细化水平的同时进一步增强了社会稳定与社会安全。如北京市东城区已建立了7大类32小类、共计2043项指标的网格信息数据库;朝阳区将5.8万余家涉及安全生产、食品卫生、市容环境、地下空间等管理领域的责任主体纳入网格化系统,有效提升了源头事件的掌控与排查水平。

2.公共服务范围不断扩大,多层次的社区服务体系逐步形成。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建设有效推动了社区层面基本公共服务的全覆盖,基层公益性服务类型也随之逐步增多。如深圳市坪山新区通过“织网工程”打造社区家园网平台,在单元网格中配置包括社区就业、社会保障救助等8大类43项基本公共服务,结合多种形式的志愿者服务和群众性互动项目,使居民不出社区便可办理大部分社会性事务。与此同时,服务业企业下乡积极性不断提升,大量生产生活用品超市和金融结算终端在基层网格中出现并实现局部连锁。

3.政府职能与行政力量持续下沉,基层党政组织建设得到进一步加强。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通过提高对各类网格事件的响应与处置效率,使一系列源头性社会矛盾得到及时化解,基层党政组织职能也在其中得到进一步强化。如北京市以社区(村)党支部为核心的基层领导班子全程介入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建设的领导,目前已有5561个社区(村)形成了“矛盾联调、问题联治、工作联动、治安联防、平安联创”的“五联”工作机制;山西省在全省统一制定了首办负责、组团联动、督办考核等13项网格化工作制度,将各级党政领导落实网格化工作情况纳入职责考核范畴,并将考核结果与评先评优、提拔任用等程序挂钩。

二、当前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建设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1.顶层部署缺位导致地区认知程度不一。尽管“网格化管理、社会化服务”作为改进社会治理方式的手段已获得普遍共识,但由于缺少国家层面的实施指导意见与配套政策环境,使得很多地区尚未认清其在现代治理体系构建中的战略定位、改革含义与职能重心,未将其视作推动源头治理模式创新与政府治理结构转变的重要抓手与基层实施路径,造成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往往与地区社会管理体制建设相脱节。

2.权责边界不清造成联动执法难度加大。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建设以提升网格单元内的案件处置效率和单位公共服务供给能力为核心。就案件处置而言,大量涉及跨部门联合执法处置的案件由于难以突破“部门化立法、分段式管理”的现行体制限制,造成处置过程普遍面临执法授权不足、权责边界不清的局面,加之不同部门之间在工作程序与职责权限方面存在较大差异,给网格化服务管理工作的深度开展带来很大阻力。

3.平台互通不畅影响网格服务职能发挥。当前,社区(村)与街道(乡镇)两级网格的综合服务管理平台各地日均受理案件数量已达百余件,北京、广东等省市的多个地区更是达到了1000余件,因此需要与县(市、区)、市(地)级平台进行大量的信息互通与协调联动。然而由于缺乏信息上行反馈的管理体制保障,造成下级网格平台在事件报送、应急联动、督查督办等环节中,往往无法得到上级平台的高效响应与执行保障,严重削弱了网格服务职能的发挥。

4.网格队伍素质与人员待遇保障有待提高。一方面,网格化服务管理平台的职能人员构成比较多元,一般包括网格监督员、市容协管员、城管、公安、交警、社会组织、志愿者等在内共计十余支队伍,专业化和规范化的队伍建设工作目前亟待整体加强。另一方面,基层网格体系的人事薪酬还主要来自社区(村)和街道(乡镇)的办公经费,使得不同地区网格工作人员的待遇保障差异很大,缺乏在薪酬结构与标准控制上的统筹性。此外,作为终端执法者,网格长(员)综合承担的信息采集、事件报送、群众服务、隐患排查、人口协管、矛盾调解、治安巡逻等任务内容在实际工作量与劳动报酬方面尚不够匹配,显著影响了网格人员队伍的稳定性。

三、加强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构建的几点建议

1.部署顶层设计,出台指导意见。在巩固各地区已有建设成效与经验探索的基础上,要进一步明确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的核心目标与战略诉求,将其定位于全面深化改革背景下“推进源头治理模式创新”的有力抓手与“五位一体”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中加强和完善社会领域建设重要落脚点,尽快出台国家层面的建设指导意见与分支性工作专项意见,明确中长期建设规划与阶段性工作重点,健全相应配套政策。

2.规范职能结构,定位业务重心。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作为国家综治系统建设的重点工程,要使其职能结构与基层平安建设总体部署紧密关联,借助管理与服务在单元网格内的有机融合,构建“以维护社会稳定为中心,以强化社会安全为重点,以化解社会矛盾为路径,以提供社会服务为依托”的网格化服务管理职能结构,将其业务重心定位在“事件排查”和“联动处置”两方面,强化业务规范与具体执法保障。

3.明确建设主体,落实各方权责。一是要明确党委领导核心。通过确立党委负责制,各地区要把推进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建设作为加强和改进基层社会治理的“一把手”工程来抓,党委主管领导作为第一负责人,党委分管领导作为直接责任人。二是要强化党政建设主体。各级党委政府要作为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建设主体,统筹推进具体建设任务。各级综治组织要贯彻执行党政建设部署,加强组织实施与督导协调作用,抓好工作实效。三是要落实各方建设权责。加快确立“党委领导、政府主导、综治协调、部门协同、社会参与”的职责结构,注重统筹规划、分类指导、并行推进。要重视发挥民众团体与公益性社会组织的协同性,调动多元社会力量参与建设,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基层治理新格局。

4.强化信息支撑,优化平台效率。一是要规范网格信息化平台建设层次。要以社区(村)信息化平台为根基,以街道(乡镇)信息化平台为枢纽,以县(市、区)信息化平台为主干,以市(地)各相关部门的专业信息化平台为延伸,形成四级信息支撑体系,使网格事件信息能够得到高效分流处置。二是要统一信息采集结构与采集内容。要加快整合县(市、区)、街道(乡镇)、社区(村)内的人、地、物、事、组织等基础信息与各类型社会服务管理业务信息,健全统一采集、分类管理、定期排查、随时更新的工作机制,做到底数清、情况明、类目全、可共享。三是要提升信息化管理与联动水平。要逐步将网上办公、线上服务与线上监督考核等信息化管理手段全面植入网格,进一步打破部门壁垒,整合纪检、公安、司法、民政、人社、住建、工商等部门专网和业务应用系统,建立网格事件联动处置的信息协作体系。

5.提升队伍素质,改善待遇保障。一是要健全网格工作人员的选拔聘用机制,加强网格化服务管理队伍的职业化、专业化水平,探索在网格化队伍中培养发展党员、选拔基层干部、党代表、人大代表和劳动模范等人事制度渠道。二是要规范网格长(员)工作职责。要对网格长(员)广泛开展相关法律援助,在其“收集社情民意、报送处置信息、化解矛盾纠纷、服务基层群众”等重点工作职责上优化指标评价体系与绩效考核办法,提升网格内的事件处置和管理服务水平。三是要提高网格长(员)教育培训的针对性。要结合网格长(员)工作特性,重点加强对于职业操守、专业技能和思想政治意识等方面的培养,强化其综合性问题处置能力。四是要切实改善网格长(员)的待遇保障。要拓宽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建设的资金来源渠道,探索公益项目基金等多元化的投入分担机制,健全针对岗位职责与工作业绩的绩效薪酬机制,用以保障网格化服务管理体系人员队伍的整体稳定。

(作者:李昂,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公共管理与人力资源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今日推荐更多
广告
相关政策更多
广告
政策书籍更多<
无缝交接
¥42.00
2016民生散文选
¥52.00
雪又白
¥38.80
北漂诗篇
¥68.00
视频推荐

右下广告

广告